登录站点

用户名

密码

博客书架

雨打银杏,蝶翼满头

13已有 380 次阅读  2020-11-18 07:44
今日下了立冬以来第一场雨。冷锋过境,猛吹一口寒霜气,万事万物便蒙上一层愁。那坚挺着不服秋的树叶,依依不舍告别了枝头,乘着风飘飘荡荡掉下来,跌落一地心事。那傲然挺立的月季花也疲惫收拢了花边儿,带着残破的梦和晶莹的泪摔成一瓣一瓣,碾落成泥。又有人,裹紧了大衣拥抱着自己,看这心事碎了,梦儿破了,被大风一吹,急急向前,不知往何处漫卷去。
雨落,叶落,无风便起。面前开过一辆车。雨水成了最好的粘合剂,干净的白色车子上,小伞一样的叶子落了满满的前后车窗,粘在车顶、车身、车窗上,像是有谁精心布置了一辆银杏婚车,美得不可方物。银杏叶子是最含蓄而有风骨的,哪怕从枝头跌落,也枯而不萎,干而不燥,轻而不浮,保持着温润的叶掌,清晰的叶脉,以及永远鲜亮的明黄色。有位身边的长者盛赞这是落叶的信仰与辉煌。我深以为然,但更多觉得这是叶子本身的天性。
少时读书时,校园大道上整整齐齐种满了高大的梧桐,笔直的树身上,大片大片的叶子翠绿如滴,盛夏的阳光只能投下一点点斑驳的影子;又有四处花坛绿地里满栽的樱花、桃花,热热闹闹,红红火火,繁花似锦烘托着春夏。但我最喜欢的还是那几棵银杏,虽然别人热闹时不声不响,小小的叶子单调的颜色,但黄叶满地时,就开出秋日最绚烂的黄花。现在想起来,平日里不声不响的银杏,在岁月枯荣时,能够在严寒前保持体面,直到死去的那一刻才绽放出它的骄傲和绚烂,也该是一种在磨砺和历练中抛光的品质吧。
这小小的叶子,像是蝴蝶的翅膀,从枝头飞下来,落到新的地方。落到头发上,是漂亮的发夹;落到车上,是满身的嫁衣;落到长长的甬道上,铺了一层黄金的地毯。这人,这车,这路,终是离开秋天,开往不知名的远方。


怎么回事,先发一段,就登不上补不回来了……



分享 举报

发表评论 评论 (6 个评论)

涂鸦板